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胶之乡的老战友

我的青春在援越(老)抗美8年度过

 
 
 

日志

 
 

(转载我团凯旋回国)战友博文:万里行军-到河北(2)  

2014-08-14 23:09:23|  分类: 援老抗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载人前言

         1972年3月18我们从老挝启程,经五小时驶入我们伟大的社会主义祖国-云南省,经过那四季如夏美丽的西双板纳,攀登越过中国著名的云贵高原墨江县至元江县间的高山顶峰公路。五天的摩托化长途行军,于3月22日到达祖国名付其实的春城-昆明市。我们尊照上级的指示在昆明休整近两周时间后,于4月4日上午技术营各连的机械开始装火车,下午3奌装车完毕。共二九节车箱,其中载人闷罐车箱七节。我们营单独一列火车。5奌火车从昆明城东站发车,行驶7天7夜到达辽宁省宽甸县驻防。关于列车行驶路经8省市的具体情况,不再另外叙述。以下转载我团一营战友关于从昆明到辽宁宽甸详细情况的博文:《万里行军》三篇文章。他们一营与我们营虽不是一天也不是一列火车同行的,但是从昆明车站起,至途中受到各地党政军领导的欢送、欢送活动都是同样的。

                                                          万里行军(2)

    在武南车站早餐后,我们又上了闷罐车,继续北上,车过武汉长江大桥,车头过了龟山一侧的汉阳桥头堡,可车尾还未进入长江南岸蛇山一侧的武昌桥头堡,好壮观的钢铁长龙!

    因早餐大家都吃得不好,上车后大家都集中火力对我们湖北兵展开了攻击,可在我们那节闷罐车里,只有我和测绘一班的郑世柱是湖北人,偏偏郑世柱一口方言有点难懂(有时连我都听不懂他的话),加上郑世柱比我还老实,话也不多,因此,我发挥了当年在一连时的特点,把一张嘴巴发挥得淋漓尽致,大部分时由我一人主辩,舌战群儒,关键时刻,郑世柱在一旁帮腔,车过大桥时辩论暂停,大家坐在闷罐车里的车门处看武汉的长江两岸的景色,当时谭医生讲了一个公道话:“武汉到底是华中的大城市,城市的建设也可以,我们这次已经经过的城市,武汉最大,论城市规模,也是昆明、贵阳、柳州、桂林、长沙都不可比的。”

    说来也怪,不一会儿车停汉口,我们在黄埔兵站又吃了一餐饭,是对早上没吃好的补偿?还是其他原因,我们当时不知,那餐有鱼有肉,大家连说好。

    车过孝感,长江中下游平原呈现在眼前,云南、贵州、广西的兵们又来了劲,说西南的山区如何好,好花开在深山里,这平原有啥看头,湖北如何穷,早饭吃得不好,我又与他们侃起来,我讲湖北的一大代表陈潭秋、董必武,讲毛主席创办的武汉农讲所,讲革命烈士向警予在武汉英勇就义,讲湖北的古今,讲湖北的鱼米之乡、滚滚长江,最后讲黄鹤楼,那时,古代的黄鹤楼早已毁于战乱,当时黄鹤楼尚未重建,我问大家:“你们知道黄鹤楼有多高?”大家都说不知道,我讲了一个故事给大家听:古时候,一个四川人、一个河南人,一个湖北人在外相遇,席间饮酒时各人说各人的家乡好,四川人说道:“四川有座峨眉山,离天只差三尺三。”河南人说:“河南有座金宝塔,离天只有一尺八。”最后湖北人说:“湖北有座黄鹤楼,半截伸进了天里头”,后来他们三人从峨眉山游起,只见山势巍峨,气势磅礴,那峨眉山顶在蓝天之下,好像真是只有三尺三的距离,河南人和湖北人都信了,后来,三人到了河南,找遍了河南也没有见到金宝塔,所见的几个塔矮小,哪有那高,只好由河南人接酒赔罪,最后三人到了湖北黄鹤楼下,正直大雾锁江,只能见到黄鹤楼的下半部分,而黄鹤楼上半部分被大雾罩着,真是半截伸进天里头了。

    随后我接着说:“你们滇黔桂三省有党的一大代表吗?这滚滚的长江日夜不停的奔流,连三国演义开篇都是滚滚长江东逝水,怎么没说盘龙江、珠江、右江、柳江?黄鹤楼没了暂且不说,但古人崔颢、李白都留下名扬青史的名篇,是的,谁人不说家乡好,但每个地方都有每个地方的优点、缺点,都是祖国大好河山的一部分。”

    听了我的话,大家再也不相互攻击了,我们营部没有河南兵,后来列车进入河北,作为唯一河北兵的李志发也没有受到大家旳攻击,到东北后有一次管理员对我说:“没想到你知识这么丰富,这么能讲,当初听说在一连的你,我当时还不信,怎么你平时把自己藏得那么深?”我说:“管理员,我是有自知之明的人,营部藏龙卧虎之地,哪里轮到我这个新兵多言多语,我已经做错了事,不可挽回了,等待我的将会像一粒沙子一样无情的被大浪淘去,一旦下次宣布复员名单,第一名绝对是我,王泽贵就是我的榜样。”现回忆起来,多么有趣,多么有味。

    在列车上,我清理了自己的小包袱,一阵风从车门处刮来,吹走了我一顶带有红五星的军帽和在一三九野战医院住院时留下的一把竹扇,为此,我心疼了好长时间,尤其是那把竹扇,我们湖北没有凤尾竹,想编也编不成了。

    那天,我们直到晚上才在许昌吃饭,怪不得在武汉吃了两餐。

    晚上,车过黄河,隆隆的车轮撞击黄河大桥铁轨的声音格外刺耳,一股冷空气袭来,人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牙齿咯咯响,到底进入了北方,天气明显冷多了。

(转载我团凯旋回国)博友大浪淘沙-万里行军(2) - 阿胶之乡的老战友 - 阿胶之乡的老战友

 





  评论这张
 
阅读(7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