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胶之乡的老战友

我的青春在援越(老)抗美8年度过

 
 
 

日志

 
 

114#(军旅生涯14-2)老挝4号公路 我和老首长同桌吃葱蘸酱  

2014-07-02 10:45:37|  分类: 军旅生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71年在修筑老挝东线3号公路,4月的一天我到七连机械施工点上调查机械故障情况时,没想到与团政治处主任杨志才首长相遇,那天晚餐时杨副主任令七连通信员叫我到连部同他一起吃饭。为什么叫我同这位首长一起吃饭?还得从援越抗美部队三0七团组建时说起。

         我从沈阳军区工程兵一二九团逢命于1965年8月2日凌晨,来到吉林省海龙县步兵三十八军营地,找到技朮营报道后,很快认识了我们营的教导员-杨志才,他个头近1.8米高,身材魁梧,稍有奌驼背。他说话面带笑容很和蔼。具说他们凭在朝鲜战场与美军交战经历,估计这次到越南又与美军交战,准备把生命留在越南了。所以,他们连被褥都没带,只带了一条毛毯,一顶蚊帐,脸盆、毛巾、牙具及换洗的衣服。从此这位朝鲜战场久经考验熔炼出来的老革命,就是我最敬佩的老首长。

        1965年8月5日,沈阳军区援越抗美部队工程兵第三0七团成立了。8月下旬工程兵307团1400多官兵的团架子,南下在广西应征了近4000名新兵,补充完善全团建制人员。转到云南省广南县开始了战前政治教育、军事训练和专业技朮学习。一天我在教练新兵学习压路机操作时,营教导员-杨志才来到现场看望我们连新兵学习机械操练情况,他看到我正在教新战士开一台有方向盘的小压路机挺有意思,他叫我停下,他要试试驾驶,这位老首长坐上驾驶台,我教他怎样挂挡起步,怎样手握方向盘向左向右转弯,然后他就慢慢学着向前开,我在压路机旁边跟着看,当将要开到技二连停放的空压机牵引支架处,教导员慌了手脚,也不知道打方向盘转弯了,他喊:八班副,怎么办?那一时刻我也蒙了,不知所措,压路机撞倒了第一台用木桩支撑的空压机牵引杆,眼看又向第二台驶去,教导员又喊:怎么办?怎么办?结果还是撞到空压机重身就停住了。压路机只有两吨重,1米高,幸亏马力不大,否则就把那台空压机给撞翻了。从这件事上,我的名字在教导员心目中打上了烙印。

        1966年月1月30日下午6时,我们技术营于云南省麻粟坡边防检查站出境越南,我坐在装有压路机的汽车驾驶室里押车。2月1日早7奌到达越南七号公路卸车时,我忽然发现背在身上子弹袋没有了,我吓的连心魂都没有了。这时我才回 想起,昨天晚间行军途中,11点多钟停车休息时,在漆黑的夜幕里,上车给司机拿饼干时将装有50发冲锋枪子弹的子弹袋竖放在汽车前轮当板,下车后忘了背在身上,汽车行驶后子弹袋丢在途中。(十几天后被工程兵七团修路时捡回)连长钱学才当天将丢子弹袋这一重大事故,向营首长作了汇报。后来我才知道,就是我们的教导员给技一连党支部下了强制命令:必须给张绪成记过处分。创出这一重大事故的我,在教导员心目中的烙印就更加深刻了。但是连长给我的的启发教育是,把记过处分这一指令的巨大压力,要变为出色完成好援越抗美战斗任务的动力。经过一年的努力奋战,果然1966年年终还名副其实地评上了五好战士。

        几年之后教导员逐步提升为团政治处主任。这次他来七连时,听说我也在七连,他特意叫七连通信员把我叫到连部一起就餐。那年代的老首长下基层检查调研,从来不给连队添麻烦,况切部队战士每人每天只有不足七角钱的生活费。但是他最喜欢吃东北的小葱蘸大酱,七连战士到连队菜地拔来绿油油的大葱,洗干净端了上来,没有东北大酱,就用云南产较浓的清酱当大酱。那天端上桌的是两菜一汤:一个炖豆腐,一个豆芽炒罐头肉,一盆空心菜菜汤。首长根本不让上酒。他端起饭碗一边吃大米饭,一边吃着津津有味的那道葱蘸酱说:太好了!太好了。在饭桌上,这位老首长守着几个领导的面,自言自语地对我说:张绪成,你小子真叫我服气了,第一次教我开压路机,差点把一台空压机给撞翻了,第二次你创出了援越抗美部队中丢子弹袋第一重大事故,我指令你连处分你,结果你来了个“将功补过”把我的命令给抵消了!不但提了干,68年还受到了伟大领袖毛主席的接见,你可真有福气!在场的领导们被斗的哈哈大笑起来······。


################################################








         1971年4月的一天我到七连机械施工点上调查机械故障情况时,没想到与团政治处杨六号首长相遇,那天晚餐时六号首长令七连通信员我到连部同他一起吃饭。为什么叫我同他一起吃饭?还得从援越抗美部队三0七团组建说起。
         我从沈阳军区工程兵一二九团逢命于1965年8月2日早来到吉林省海龙县步兵三十八军营地,找到技朮营报道后,很快认识了我们营的教导员-杨志才,他个头近1.8米,身材魁梧,稍有奌驼背。他说话面带笑容很和蔼。具说他们凭在朝鲜战场与美国交战经历,估计这次到越南又与美军交战,准备把生命留在越南了,所以,他们连被褥都没带,只带了一条毛毯,一顶蚊帐,脸盆、毛巾、牙具及换洗的衣服。从此这位朝鲜战场久经考验熔炼出来的老革命,就是我最敬佩的老首长。
         1965年8月中旬工程兵307团1400多官兵的团架子,南下在广西应征了近4000名新兵,补充完善全团建制人员。转到云南省广南县开始了战前政治教育、军事训练。一天我在教练新兵学习压路机操作时,教导员-杨志才来到现场检查操练情况,他看到我正在教战士开这台有方向盘的小压路机挺有意思,他叫我停下,他要试试驾驶,这位老首长坐上驾驶台,我教他怎样挂挡起步,怎样握方向左右转向后,他就慢慢向前开,我在压路机旁边跟着看,当开到技二连停放的空压机牵引支架处,教导员慌了手脚,他喊:八班副,怎么办?我教他时,只教了怎么起步,怎样转弯,就是没教怎样摘档停车、刹车。那一时刻我也蒙了,不知所措,压路机撞倒了第一台用木柱支撑的空压机牵引杆,眼看又向第二台驶去,教导员光大声喊:怎么办?怎么办?结果还是撞到空压机重身就停下了,压路机只有两吨重,1米高,幸亏马力不大,否则就把那台空压机给撞翻了。从这件事上,我的名字在教导员心目中打上了烙印
        1966年元月1日 早上,到达越南七号公路卸车时,发现背在身上子弹袋没有了。我吓的连心魂都没有了。这时我才回 想起在昨天奔赴越南战场途中,11点多钟停车休息时,在漆黑的夜幕里,上车给司机拿饼干时将装有50发冲锋枪子弹的子弹袋竖放在汽车前轮当板,下车后忘了背,汽车行驶后子弹袋丢在途中。(几天后被工程兵七团修路时捡回)连长钱学才当天将丢子弹袋这一重大事故,向营首长作了汇报。后来我才知道,就是我们的教导员给技一连党支部下了强制命令:必须给张绪成记过处分。这一重大事故的我,在教导员心目中的烙印更加深刻了。但是连长给我的的启发教育是,把记过处分这一指令的巨大压力,要变为完成好援越抗美战斗任务的动力。果然1966年年终还名副其实地评上了五好战士。几年之后教导员逐步提升为支队政治处主任。
         这次他来七连听说我也在七连,他特意令七连通信员把我叫到连部一起就餐。那年代的老首长下基层检查调研,根本不给连队找麻烦,况切部队战士每人每天只有不足八角钱的生活费。但是他最喜欢吃东北小葱蘸大酱。七连战士到连队菜地拔来绿油油的大葱,洗干净端了上来,没有东北大酱,就用云南产较浓的清酱当大酱。那天端上桌的是两菜一汤:一个炖豆腐,一个豆芽炒罐头猪肉,一盆空心菜菜汤。首长根本不让上酒。他端起饭碗一边吃大米饭,一边吃着津津有味那道葱蘸酱说:太好了!太好了。在饭桌上,六号首长守着几个领导的面,自言自语地对我说:张绪成,你小子真叫我服气了,第一次教我开压路机,差点把一台空压机给撞翻了,第二次你创出了援越抗美部队中丢子弹袋第一重大事故,我指令你连处分你,结果你来了个将功补过把我的命令给抵消了!不但提了干,68年还受到了伟大领袖毛主席的接见,你可真有福气!在场的领导们被斗的哈哈大笑起来······。

(军旅生涯14-2)4号公路   我和杨六号首长同桌吃葱蘸酱 - 阿胶之乡的老战友 - 阿胶之乡的老战友
 
  评论这张
 
阅读(55)|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