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胶之乡的老战友

我的青春在援越(老)抗美8年度过

 
 
 

日志

 
 

(转载我团援老抗美.东线) 博友大浪淘沙-南帕河畔(5)  

2014-07-02 11:27:42|  分类: 援老抗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载老东线二十)博友大浪淘沙-南帕河畔(5) - 阿胶之乡的老战友 - 阿胶之乡的老战友

标签: 南帕河 大蛇 老挝爱国战线党 李志发 连长 连队 杂谈分类: 军旅生涯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就到了71年3月。在祖国的内地,已是春分时节,是农村忙于耕种,耕牛遍地走的时候了,可寮北山区,乍暖还寒,早晚我们还穿棉衣,稍不注意就会有人伤风感冒,那时候,友邻的四营却发生了一件震惊部队的大事,不知是哪一天(具体日期记不清楚了),老挝爱国战线党的一位中央委员带着一小队人员由南帕河对岸渡河到我们筑路的这边来,由我们四营组织橡皮筏摆渡和接应,渡河中,四营某连的一位云南勐连的兵(70年元月入伍)竟鬼使神差的误认为是敌人来袭,对准为首的老挝人就是一枪,顷刻间,橡皮筏上的几人在慌乱中筏翻落水,见有人落水,接应的班长吴兴才(湖北武昌县人,现为武汉市江夏区,70年1月入伍)穿着一身棉衣,背着冲锋枪跳进冰凉的南帕河中救人,落水的老挝人被救上来了,可吴兴财却在南帕河里再也没有起来,献出了年轻的宝贵生命,后来部队从河里打捞出英雄的遗体,冲锋枪却没有捞起来,一直沉睡在南帕河底。那次事故,老挝爱国战线党的那位中央委员也当场牺牲。据说,那位开枪的糊涂兵随后被遣送回云南勐连,英雄被安葬在南帕河岸边的一个山坡上,一年后,部队回国前又让烈士进烈士陵园,掘开坟墓、木棺,只见吴兴才烈士面色如生,脸上泛起微微的红润,尸体保存完好,经火化后移送于孟塞烈士陵园,当时我只是听说这件事,后来在东北宽甸的一次特务连集训中,我碰到了同为四营的班长老乡石家国(该战友后来在部队进入长春地质学院学习,毕业后被分配到位于银川的原307团二营扩编而成的宁夏给水团工作,后任某连指导员,1980年在一次游泳中溺水而亡),石家国向我证实了上述的说法。

        公路上连队也正在抢工期、抢进度,力争在雨季到来之前完成路基的桥涵及土石方工程,两头的施工队伍交汇于东线95公里处,那里山高、坡陡,为了路基的宽度达标不得不从较高的山腰开挖土石方,为抢通这一关键地方,上面调来了从日本进口的140推土机,组织连队连夜突击,当天下午我把当夜的施工向连队交待好就回营部了。第二天早晨吃罢早饭,我带着李志发、安孝泽一起去公路验收,三连的全体人员在连长的带领下和我们同时出发上工,我们测绘班的三人只有大步向前加快速度前进,必须要在连队之前到达施工现场。出了山沟,只见南帕河的河面上笼罩着浓浓的大雾,十米开外就什么也看不清了,南帕河两岸青山隐隐,河面却是绿水悠悠。说来也真怪,在90公里处的南帕河,可见滔滔的河水奔腾不息的向下游流去,可一到94公里至98公里河段,静静地河水就像是一个大的池塘,纹丝不动,根本就见不到河水奔流,那里的河水有多深,我的确无法知道,上级一再严令,任何人不得下河游泳,不得到河对岸去,河对岸到底有什么同样不知道。

        我们三人中我走在土坯公路的内侧最前面,只见路段在一夜之间完全打通,比刚进东线时的便道宽阔了3倍,公路内侧的边坡下被推土机推出了一个大平台,平台上好像有一块青色的巨石,在浓雾下可见巨石表面湿湿的,好像特别光滑,我边走边看边说:“好大的石头这么光滑”。说着准备伸手去摸,这时,李志发突然喊我:“别摸,那是一条大蛇”。听说是大蛇,我感觉头发都竖起来了,连忙后退几步举枪对着大蛇打了一梭子子弹,负伤的大蛇苏醒了,它连忙展开身子,头部昂起和我们人一样高,张着血盆大口,嘴里吐着信子向我们扑来,我们的背后就是南帕河,我们三人只好分头向两侧跑去,大蛇追着我,慌乱中我对着大蛇又打了一梭子,走在我们后面的三连听见了枪声,以为我们遭遇了敌特,全连跑步前进,见大蛇追我,三连连长掏出手枪瞄准蛇头,连发三枪,大蛇低下了高昂的头倒下了,这时,我才看清楚那条大蛇,蛇背呈青色,接近肚皮处呈淡红色,大蛇有水桶的口面粗,至少有七、八米长,我的天啦!我第一次见到这么大的蛇,它完全可以吃人的。三连长当即吩咐留下几个战士,把大蛇拖回连队去改善生活,后来三连连长告诉我,大蛇的直径31公分,装了满满的几辆施工手推车。

        随后我们到了一连的工地,经检查,一连的施工路段离设计标高还差30厘米,有的地方差50厘米,土坯路面是砂岩沉积地段,混有少许泥土,抗压的强度达不到标准,必须铲除,这么薄薄的一层用炸药放炮已不可能了,刮运机刮不动,推土机也不便施工,唯一的办法只有用人工挖了,一千米的路段意味着一万平方米的工作量,按全连出勤200人计算,每人得挖50平方米的路基,且是风化了的砂岩,连队的战友们你一言我一语,纷纷要求我放一马,以后填充片石时铺薄一点就行了,很明显大家都不愿意挖,连长问我大家的意见是否可行,我回答说:连长,我是从一连出来的,论感情,我的确不忍心要大家再辛苦,手上再打血泡,可这路段抗压强度达不到标准,那还非挖不可!”听见我的话连长很不高兴,板着脸对我说:“你这个兵离开连队后变了,你怎么这么机械?你是从纽约机械学院毕业的吗?”我见连长发火了,立即跟连长敬个礼,然后说:“连长,你是我的好领导,我走时,您对我讲的话我都记在心里,时刻不忘,我也记得当初我在连队时你对大家的讲话,‘我们是履行国际主义义务,是执行毛主席的革命路线,再苦再累我们也要保质保量的把路修好!’实在对不起连长,我不能开这个绿灯”。随后,连长通知全连集合,问大家听到了我对连长讲的话没有,大家说听到了,只听连长对全连战士说:“既然听到了,那就没说的了,干!”

       多好的连长!多好的战友们!我深深的被感动了。我叫李志发、安孝泽二人到前面路段看看,自己却到曾生活了半年的九班(东线时一连的种菜班已换为其他班了)参加筑路劳动,虽然只有短短的一个小时,但那是我在老挝两年多的时间里参加的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筑路劳动。

(转载我团)博友大浪淘沙-南帕河畔 - 阿胶之乡的老战友 - 阿胶之乡的老战友
 

  评论这张
 
阅读(51)|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