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胶之乡的老战友

我的青春在援越(老)抗美8年度过

 
 
 

日志

 
 

(转载我团援老抗美.东线) 大浪淘沙-南帕河畔(1)  

2014-06-22 22:53:01|  分类: 援老抗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载人前言     

         因我自技一连调到营部,在一线和战友们亲临施工现场的时间很少了,经历艰难、艰险、坎坷的故事也就少了。为了让我的战友、博友和关注我所有朋友们,欲望知晓中国修筑老东线4号公路完整情况,请看307团一营营部测绘班新浪网我的博友、战友-董有来的博文。他的文章真实地反眏了我们307团修筑4号公路的情况

(转载老东线十六)博友大浪淘沙-南帕河畔(1) - 阿胶之乡的老战友 - 阿胶之乡的老战友

标签: 南帕河 便道 东线 94公里 先头分队 莽莽原始森林 露宿 野鹿 杂谈分类: 军旅生涯

        送走了复员的老兵、转业干部,我们迎来了1971年,那时,老挝正处旱季,新西线没有感觉到一丝寒意,元旦节我们就是在新西线度过的,这一天营部没有象往常的节日和星期天那样包粉条饺子,我们都在作转场东线的准备工作,炊事班那天蒸了好多的馒头,炸了若干的油条。

       元月2日,我们起得特别早,每人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将床铺板搬到住室外,不一会团运输连的汽车就开来了,营首长们全部暂留新西线,同时留下了一个炊事员和部分通信班的人,两个测绘班和勤杂班、卫生所的医助蒋国秀,卫生员周仁礼(贵州贵阳人,69年入伍)、赵子山(湖北鄂州人,70年入伍)、炊事班长韩甲义(贵州清镇人,68年入伍)、炊事员杨发顺(云南墨江县人,70年入伍)以及通信班的大部分,分乘两辆汽车离开新西线向东线驶去。

        乘晨曦、冲晓雾,南本河的河面上仍有一层薄薄的雾气,河对面的班通村时隐时现。修好了的新西线平平坦坦的,跟我们进入新西线时完全是两样,真是旧貌换新颜。我进入老挝时,从新西线0公里到51公里,汽车走了9小时,离开新西线时,从新西线48公里到0公里只用了一个小时都不到。

        汽车进入了4号公路,从工程设计图纸上,我们知道伴随4号公路的那条河叫南帕河,开始我们是沿着南帕河右岸前行的,直到在东线28公里处跨过那座有名的双曲拱桥后,4号公路才沿着南帕河左岸前行,早在我们筑新西线时,兄弟团(不是311团就工兵7团)就抽了一个营的兵力用了一年的时间修建28公里处的横跨南帕河的大桥,因此,东线的0至28公里,虽然道路尚未筑成,但有一条较好的便道可让汽车通行,可一过28公里,就山重水复疑无路了。

        在那东线28公里处,是一座高耸入云的大山,怪的是那座山光秃秃的,没有齐人深的野草,更谈不上有莽莽原始森林,从28公里处开始一条狭窄的便道向前不断延伸,便道刚刚容一辆汽车通过,路面坑坑洼洼,高低不平,路面横放着许多未及时搬走的树木和竹子,如果不是第一批打前站的先头部队开道,我们连这样的路也不会有,更谈不上汽车通行。

        汽车在便道上以极慢的速度前进,中午12点停车休息了20分钟,司机和我们一样,喝着水壶的水,吃着冰冷的馒头加少许咸菜,又开始前进了,途中遇到了一辆逆向开来的兄弟部队的汽车,那辆车是空的,双方司机僵持着,谁也不愿倒车让道,最后还是对方空车让了步,他倒车大约1公里才找了一个地方勉强会车,当我们的汽车与他擦身而过时,看得出对方紧绷着的脸和气得鼓鼓的眼睛。

        汽车一直沿着南帕河左岸缓缓前进,映入我们眼帘的是连绵不断的一座又一座大山,那情景跟我国云南元江一带的哀牢山脉没有两样,“怎么这样的鬼地方”,我们在车上这样议论着。

        终于到了我们的目的地,东线94公里,管理员看了看手表,时钟正指下午4时,那天是1971年1月2日,北京时间16时整,我们卸完车上的东西,汽车又向前开动了,司机要找一个能调头的地方,然后才能把空车再开回新西线去运连队的人和物,我们给了司机几个冷馒头,感谢他平安的把我们送到了目的地,同时叮嘱他们沿途小心、注意安全。

        我们一营是307团转移东线的先遣营,营部又是整个一营的先头分队,我们进东线的时候,全团各营都没进去,一营的四个连队正在作挺进东线的准备。

        我们在94公里的便道旁边卸完所带来的全部粮食及物品。静静的南帕河就在便道的边坡下方,河面大约有100米宽,见不到水流、浪花,由于两岸森林掩映,河水呈绿色,河两岸没有村落,没见人烟,在我们卸货的便道左侧,山峦层叠、从公路设计图上看,等高线密密麻麻的。说明这里海拔较高,山的高度比较高,坡度也陡。

        这是地地道道的荒野、莽莽原始森林就在眼前,山高林密,林深苔滑,管理员指着山沟里面对我们说:“我也没来过这里,上级安排我们营部扎营最里面,离公路最近处留给团卫生队,中间留给三连,这里没有路,我们就是逢山开路的”,随后,勤杂班的老兵黄地忠、万仕林(四川宜宾人,68年入伍)、苗本富(云南通海县人,69年入伍)三人拿着锄头、砍刀、铁锹在前面开路,我们就在后面转运物资。

        东线94公里的山沟比较狭窄,三座大山夹一条小山沟,前方的大山高耸入云(后来山上驻扎了高炮15师的一个八五炮团),两边的大山层峦叠嶂,山脚的灌木丛郁郁葱葱,那疯狂生长着的杂草比我们人都高。人踩刀砍,终于开出了一条大约500米的羊肠小道,崎岖不平,我们背着行李,每人扛着两块床铺板小心的走在这条小道上,有时一步要跨越50厘米的“台阶”,稍有不慎,就会被脚下的青苔滑倒摔跤,我们不知来来往往搬运了多少次才把所带物资搬完。

        搬完物资,天差不多全黑了,这里与新西线不一样,深山已有凉意,搬东西时我们都出了一身汗,衬衣几乎湿透了,一停下来,身上感到凉飕飕的。

       山沟中间有条很小的小溪,比起新西线51公里一连的那条小溪要小得多,我们找来干柴,在小溪中打水烧开,吃着那干而冰凉的馒头,就算是吃了晚饭,此时还不能休息,那山沟里地无三尺平,我们必须每人挖一块能放床铺板的平地晚上休息,地平挖出来后,挨着地面放下床铺板,铺上那时部队发的毛毡,再铺上垫褥、床单,被子上面搭上绿色塑料布,我们就钻进了被窝睡觉了,当然我们那晚还得照样站岗。

        我始终记得,1971年1月2日夜,我们在东线的深山沟里露宿,当晚下半夜1点至2点是我站岗,我清楚的听见了野兽的叫声。

(援老抗美)4号公路   转.大浪淘沙-南帕河畔(1) - 阿胶之乡的老战友 - 阿胶之乡的老战友
  评论这张
 
阅读(8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