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胶之乡的老战友

我的青春在援越(老)抗美8年度过

 
 
 

日志

 
 

博海中还有比她更幸福的博友吗!之五  

2014-12-30 20:43:34|  分类: 博友胡克玫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载新浪网我的博友-胡克玫的博文:(2012-08-05 07:41:07)


            鲜花掌声,流血牺牲—记中国艺术团访问越南。 【转载】鲜花掌声,流血牺牲—记中国艺术团访问越南 - 阿胶之乡的老战友 - 阿胶之乡的老战友

 

 【转载】鲜花掌声,流血牺牲—记中国艺术团访问越南 - 阿胶之乡的老战友 - 阿胶之乡的老战友

 上图为鸿基矿区地雷爆炸事件发生前所拍摄的,地点是在中国大使馆的篮球场。艺术团和使馆在开联欢会。左一是中国艺术团副团长吴白桦,左三是艺术指导张一鸣。这是两位烈士的遗照。合唱者左二是演唱越南民歌“飞鹤”的谢恒声;左三是本文作者。

【转载】鲜花掌声,流血牺牲—记中国艺术团访问越南 - 阿胶之乡的老战友 - 阿胶之乡的老战友
这张照片是胡主席带我们参观主席府的合影。第一排中立者是胡志明主席。右起第八人是丁西林团长。左起第八人是罗贵波大使。第三排右起第五人为本文作者。

【转载】鲜花掌声,流血牺牲—记中国艺术团访问越南 - 阿胶之乡的老战友 - 阿胶之乡的老战友



胡主席和艺术团的女演员合影。胡主席脚上穿着的就是用汽车轮胎外皮为底,以轮胎内胎皮剪成条子编织而成的凉鞋。外号叫“水陆坦克”。它爬山趟河都行。

【转载】鲜花掌声,流血牺牲—记中国艺术团访问越南 - 阿胶之乡的老战友 - 阿胶之乡的老战友



胡主席和歌队合影。后排右起第一人是独唱演员贾世骏。

【转载】鲜花掌声,流血牺牲—记中国艺术团访问越南 - 阿胶之乡的老战友 - 阿胶之乡的老战友



胡主席在中国国庆招待会上举杯祝贺。右起第1人是本文作者。

鲜花掌声,流血牺牲—记中国艺术团访问越南。

我和越南演员荔枝一起报幕。

【转载】鲜花掌声,流血牺牲—记中国艺术团访问越南 - 阿胶之乡的老战友 - 阿胶之乡的老战友



男声合唱越南歌曲“拉炮歌”。领唱者吴世和是与本文作者相依五十余年的老伴。
【转载】鲜花掌声,流血牺牲—记中国艺术团访问越南 - 阿胶之乡的老战友 - 阿胶之乡的老战友
 
越南姑娘给我献花。

【转载】鲜花掌声,流血牺牲—记中国艺术团访问越南 - 阿胶之乡的老战友 - 阿胶之乡的老战友

右起第1人是在河内西湖风暴中与我同舟共济的战友李甡。第2人是越南人民军歌舞团报幕员红玉。第3人是我。

【转载】鲜花掌声,流血牺牲—记中国艺术团访问越南 - 阿胶之乡的老战友 - 阿胶之乡的老战友



越南竹竿舞。

【转载】鲜花掌声,流血牺牲—记中国艺术团访问越南 - 阿胶之乡的老战友 - 阿胶之乡的老战友

【转载】鲜花掌声,流血牺牲—记中国艺术团访问越南 - 阿胶之乡的老战友 - 阿胶之乡的老战友

1963年我随战士杂技团访越时,当年的越南中央歌舞团报幕员荔枝和丈夫一起来看我。

【转载】鲜花掌声,流血牺牲—记中国艺术团访问越南 - 阿胶之乡的老战友 - 阿胶之乡的老战友

1963年访越时越南人民军歌舞团报幕的红玉也来看望我。

【转载】鲜花掌声,流血牺牲—记中国艺术团访问越南 - 阿胶之乡的老战友 - 阿胶之乡的老战友
荔枝和歌舞团的朋友带着孩子来看我。

【转载】鲜花掌声,流血牺牲—记中国艺术团访问越南 - 阿胶之乡的老战友 - 阿胶之乡的老战友
  
当年艺术团歌队的陆希慧,杨玉璞和红玉合影。90年代末,陆希慧在越南西贡再会老友红玉。

           鲜花掌声,流血牺牲-记中国艺术团访问越南
  1955年8月,受中央文化部的派遣,以广州军区战士歌舞团,中国京剧团演出队,中央歌舞团民乐独奏员及总政歌舞团和北京军区战友歌舞团的独唱演员李明,贾世骏等180位成员组成的中国艺术团,应越南共和国主席胡志明的邀请,赴越南进行访问演出。团长:文化部副部长丁西林;副团长:广州军区文化部副部长吴白桦;艺术指导:战士歌舞团团长张一鸣。全团同志在北京做了精心的准备。歌唱部分的节目有:大合唱,男女声小合唱,男女声独唱。舞蹈部分有红绸舞,荷花舞,采茶扑蝶,狮子舞等。京剧有:三岔口,闹龙宫。其他还有器乐独奏等不一而足。在北京经由周恩来总理,总政文化部,中央文化部的严格审查,并由总政文化部陈沂部长转达了周总理的提议,节目中加演越南文艺节目。战士歌舞团在大合唱中用越文演唱了“胡志明颂”;男声合唱用越文演唱了歌唱越南奠边府战役胜利的“拉炮歌”;女声独唱用越文演唱了越南民歌“飞鹤”;舞蹈则演出了越南舞蹈竹竿舞,草笠舞等。整台晚会以弘扬中华文化,歌颂中越友谊为主题,受到了当时在北京访问的胡志明主席的肯定和赞扬,全团还受邀出席了胡主席在北京饭店举办的访问中国招待宴会。因为载送我们的车子迟到,我们入场时在北京饭店门口巧遇毛主席进门。警卫让大家停下,请毛主席先走。毛主席微笑地伸手让我们先走。宴会时我就座的那桌就在毛主席,刘主席,周总理和胡志明主席的旁边。晚宴上吃了什么我完全不知道,只看见中央领导和胡主席谈笑风生,杯觞交错。

  中国艺术团到达越南首都河内后,参加了9月2日在巴亭广场上举行的越南国庆大游行。全团同志挥舞着红绸彩旗,载歌载舞地通过了广场,接受了胡志明主席的检阅,并在当晚开始了我们的访问演出。越南国家领导人和中国驻越南大使罗贵波都出席观看了首场演出。我们的演出都是在露天的广场舞台进行的,观众数以万计。演出受到热烈的欢迎,特别是越南文艺节目。演员谢恒声演唱的越南北宁省的民歌“飞鹤”,是广为流传的民间歌曲。第一场演出就广受好评。当天她穿的是越南普通的旗袍装。越南文化部提出,谢恒声应当穿越南北宁的服装。越方为她连夜缝制了一套越南北宁民族服装。第二场,谢恒声优美的歌声,准确的发音和维妙维俏的造型,风靡了观众。大家异口同声地说:“她就是“北宁姑娘”。男声合唱“拉炮歌”,在“海-拔-”的号子声中开始(越南语二-三。越南是用二,三作为开始,而不是中国话一二开始)。歌曲表现了越南军队为取得奠边府战役的胜利,把大炮拆成零部件,拉运上山,居高临下地给法国殖民军队以致命的打击,取得了解放北方的关键胜利。这首歌在越南部队演出时,观众每每群情激动,击掌和唱。表演越南舞蹈“竹竿舞”的演员,在还不熟练的时候,常会被竹竿夹打到脚踝骨,但他们一样的用欢笑征服观众。京剧“闹龙宫”更是广受欢迎的节目。每当演出龙宫里的虾兵蟹将们和孙悟空对打的场面时,观众都会爆发出热烈的掌声。越南人民对孙悟空的神话故事也很熟悉呢。晚会由我全场报幕。越方有两位女报幕员和我一起演出。中央歌舞团的荔枝(谐音)和我一起为地方观众演出。人民军歌舞团的红玉(谐音)和我一起为军队演出。晚会的开始,我用越南话说:“召各同志腾面”-亲爱的同志们好。越南的语法和中国的相反。“好们同志亲爱”。中国艺术团是“团艺术中国”。在越南广为传唱的中国歌曲“团结就是力量”,用越语演唱就成了“结团就是力量”。在长达三个月的合作中,我和越方报幕员结下了深厚的友谊,情同姐妹。我们的接待方是越南人民军外事处。工作人员大多能说流利中文。他们保障了我们的生活起居,交通运输。演出前,他们搭好了坚固的露天舞台并负责台前的安全警卫;演出后,他们为我们准备了可口的夜餐,温暖的被褥。他们说,胡主席要我们好好照顾你们,保证你们健康平安,演出顺利。10月1日,中国建国六周年国庆,中国驻越南大使馆举办了国庆招待会,胡志明主席亲临招待会,各国使节也共赴盛会。中国艺术团参加了招待会并表演了独唱等小节目。我们在河内演出期间,和大使馆有频繁的联系,常常回“娘家”,举行联欢会和男子篮球友谊赛等。中国大使馆的男篮是很厉害的,他们是打遍河内无敌手的,可是艺术团的男篮硬是胜了大使馆的男篮呢。

   1955年10月6日,中国艺术团在完成了对河内市及周边县市部队的三十多场演出后,迎来了第一个休息日。大家兴高采烈地准备去游西湖。越南有一个关于这个西湖的美丽的神话。传说王母娘娘云游到南方,遇到了风雨,匆忙中掉落了两只绣鞋。一只落到了中国的杭州西湖;一只落到了越南河内西湖。这两个西湖因此有着一样的名称和美丽的景緻。那一天的天气特别晴朗,万里无云,骄阳当空,风平浪静,水波不兴。湖边停泊着许多小船,大家兴致勃勃地登船,准备饱览西湖绮丽景色。我和战友李甡同登一艘小船,奋力向对岸划去。我们刚划到湖中心,就看到天边泛起一片乌云,湖面上水波也涌动起来。老李说怕是有暴风雨要来,赶快回去。在我们回程的时候,就感到了风在后面追赶我们。老李一路叫喊还在湖上逰玩的同志赶快上岸。我们刚回到岸上,狂风暴雨就劈头盖脸的来了。原来风暴转向了。回头再看,湖面上刮起了龙卷风,湖水旋转翻腾,十多艘小船都被打翻了,落水的人在风浪中沉浮喊叫。几分钟之后,天色就变成一片晦暗。狂风暴雨交织而成的风帘雨幕,让湖面上什么都看不到,听不到了,只有风狂雨啸。岸上的同志焦急的喊叫着,要下水去救人。艺术团的领导和越方迅速的展开了救援行动。中国大使馆官员和越南政府部门及时得到了情况报告,迅速来到湖边安排各种救援事项。已经上岸的人被安全的送回了驻地。一个汽车团被快速调到湖边,车头大灯全部打亮,照向湖面。沿湖的渔民也自发的组织起来,用各种渔具打捞落水的同志。部分落水的同志在风暴中勇敢的自救。他们有的紧抓翻倾的小船,在湖面上漂浮;有的攀住湖边上渔民拴船繋网的木桩,慢慢地在风雨中游向岸边。有的被渔民救援上了渔船;有的就被巨浪冲打得不知所踪了。我们在驻地度过了一个焦急的不眠之夜。第二天的清晨传来了不幸的消息:有六位同志被风暴夺取了宝贵的生命。他们是:舞蹈演员姜乃慧(著名作曲家彦克的妻子).李诚.钟肖南;乐手金君强;京剧演员刘克勤.白春培。美丽年轻的舞蹈演员钟肖南是第一个被救上来的。送到医院时她的面色仍栩栩如生。六位同志都是因为呼吸衰竭溺水身亡。

   10月7日一整天,饭厅里的饭菜热了又凉,没有人去吃一口。女同志宿舍里的哭泣呜咽声时有所闻。夜晚大约10时,传来了胡志明主席要来看望艺术团的消息。团领导立即召集全团同志,下令:“大家不准再哭了;要到饭厅去吃饭;女同志要化上妆,换上漂亮衣服。不能让胡主席看了难过”。11时,胡主席在中国大使罗贵波的陪同下来到驻地。他深切地对死难者表示了哀悼。并且说:“我刚给你们的周总理打了电话,跟他说对不起,我没有照顾好你的孩子们”。 10月10日,越南《人民报》刊发了越南文化部的讣告,范文同总理代表越南政府向六位死难同志追授二级劳动勋章,并举行了隆重的葬礼。越南人民军歌舞团,越南中央歌舞团的同志们,在悲戚的哀乐声中,手挽白绸,牵引着灵车缓缓前行。当时我就站在钟肖南的灵车上,目睹河内人民夹道哭送中国艺术团的六位同志,他们年轻的生命永远留在了越南的土地上。

   经过短暂的休整后,全团同志都振作起来,决心用行动来悼念死难同志,更好的完成未竟的演出任务。我们在随后的一个多月的时间里,走遍了越南北方每一个省,直到和南越交界的17度线。为数以百万计的越南人民演出,传递了中国人民对越南人民“同志加兄弟”的深厚友情。就在演出任务胜利完成,艺术团返回河内的途中,途经鸿基煤矿地区。全团同志在一处大院内午餐休息,团领导被特别安排(不在原定行程之内)去参观一处古迹,哪知却被敌特事先埋下的地雷爆炸中伤。艺术团副团长吴白桦,艺术指导张一鸣当场不幸牺牲;越方陪同的诗人阮春水身受重伤炸断了一条腿。当担架抬着艺术团两位领导的遗体进入大院时,我们都惊讶得说不出话来,不敢相信这是事实。天灾和人祸就这样夺去了中国艺术团八位同志的生命。让我们的访问演出既充满了鲜花掌声,也经历了流血牺牲。回到河内的我们,都悲痛万分,心情沉重。罗贵波大使向我们传达了周总理和文化部的慰问;胡志明主席又一次来看望我们,并安排了我们去参观主席府。主席府原是法国殖民时代的总督府。它的建筑和陈设都十分豪华,被用作接见国宾等外事活动。胡志明主席则住在院内的一排小平房里。他睡的木板床上铺着简单的草席被褥。日常的穿着就是两套卡其布中山装,一双汽车轮胎外皮做底,轮胎内胎剪成条子编织而成的凉鞋。只有见外宾时才穿皮鞋和毛呢的中山装。他一生未婚,把生命献给了越南人民的解放事业。我们和胡志明主席在主席府外合影留念。我的军旅文艺生涯中有三次访问越南(随同中国艺术团,战士杂技团和援越抗美小分队),在国内也多次见到这位慈祥的革命老人。他高尚的品德使我终生敬仰 。1963年战士杂技团访问越南时,我随团又一次来到河内。当年在爆炸中受伤的越南诗人春水拄着拐杖来看望我;当年和我一同报幕的红玉,荔枝也带着丈夫孩子来看望我。我们一同去看望了战友们的陵墓。中国艺术团吴白桦,张一鸣,姜乃慧,李诚,钟肖南,金君强,刘克勤,白春培等八位同志的遗体都安眠在河内近郊的烈士陵园。中国大使馆的同志每年清明节都去为他们扫墓,以慰英灵。


                                                        胡克玫记于2012年8月。


【转载】鲜花掌声,流血牺牲—记中国艺术团访问越南 - 阿胶之乡的老战友 - 阿胶之乡的老战友

 

       

  评论这张
 
阅读(16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